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18:10:0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TikTok事件刚发生时录制的视频里,提出过一个假设,即在美方施压下加入收购的资本,会持续放出更多要求,从而让“止损”成为一种不可能的选项,也就是指通过有限地放弃部分业务,比如放弃美国业务或者放弃美国及其核心盟友的业务,来保留其他的全球业务,不可能实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一如之前录制多期视频时的个人心情一样,笔者真心希望事实发展,能证明整体的理论和预判是错误的,对全球主义理想化的认知能够带来美好的结果。但是,当事实其实回归到冷峻的现实主义层面时,希望人们能够勇敢地面对现实,继而在未来避免重复某些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失策,最终在现实、而非主观想象中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。“妈,我有事出去一下,晚点再和你说。”说完这句话,手机屏幕对面的女儿挂掉了视频通话。这原本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视频电话。可让母亲江翠兰没想到的是,此后过去的两个多月里,自己却再也联系不上女儿周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也意味着,特朗普此前发出TikTok若限期内不被美国公司收购就要停止运行的口头威胁已“落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后来,她就说有事忙,晚点再找我。结果就再也没找我。”让母亲江翠兰没想到的是,这次视频电话后,自己再也联系不上女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杰将这些情况反馈给警方。由于菲律宾购买电话卡不需要实名制,因此也无法通过注册微信的电话号码去查到三人真实身份。“所以这三人究竟是不是周恒的同事、室友或招工者,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对中国持战略焦虑,同时在国内政治博弈中处于劣势的政治力量,他们希望通过打压TikTok来获得政治收益,因为“TikTok=中国”,打压TikTok等于打压中国,等于消除中国威胁,等于展现本届美国政府捍卫自身国家利益、保障国家安全的治理能力。在2020年11月总统选举来临之际,这也意味着政治上的正向收益,尤其有助于消除新冠疫情在美国失控所导致的治理能力危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果,最终交易的结果是TikTok阶段性地放弃美国及其五眼盟友的业务,暂时保全了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业务,那他如何避免另一个国家或另外若干国家,以同样的模式,雷同的手段,要求对TikTok进行“有限拆分”?难道继续凭借自身的善意和严格遵循“在商言商”原则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,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,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,是至关重要的原因。当然,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,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,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,以得分而定;第二种资本力量,作为“强买”的主体,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“压价”,尽可能降低成本,提高收益;第三种力量,关注的是“没有TikTok很重要”,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,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这一轮非常具体的博弈出发,TikTok面临的是美国三种不同类型的力量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恒,今年28岁,四川青神县人。三年前开始,她前往菲律宾马尼拉务工,中途回国多次,最后一次是2019年11月12日。这一次,在家住了一段时间后,周恒再次前往菲律宾。